第71章 明霞(1 / 2)

“云鹅观陈屿,见过诸位道兄。”

“常玉殿赵书文。”“奉云观程青。”“驼岩山罗守道。”

话音落下,几人相视一笑,下一刻齐齐掐指屏息,赞颂一声:

福生无量天尊!

礼节行毕,在场都是鳞册注录的在籍道士,加之本就在广庸一府内,互相间不算拘束,举止大方。

“云鹤观?可是石牙县青台山那处?”

论及出身,便有人想起来,看向陈屿的目光多了两分讶异,“既是云鹤观,怎不见青鹤道长来此?”

闻言,陈屿做叹息状,“师尊他老人家已于去岁年中时驾鹤仙去,如今道观由贫道在打理。”

此言一出,几人好一阵长吁短叹。显然,老道士在广庸的名头不小,只不过消息不算通畅,故而这几人在此之前都还不知其人已然逝去。

“青鹤道长羽化,往后这广庸府又少一位道学精深之人。”

感叹归感叹,聊了几句,四人一起进了院门。

此时陈屿发觉,这几人并不是石牙县人,而这成玉院也非海云观独为石牙县内各道派所准备。

“此番法会,由正元观主建,辅以石牙曲武等诸县境内有名的道派,共同花了大价钱才从牙行手中弄来了这处大院。”

三人你一句我一句,渐渐将其中内里剖析开来,陈屿这才晓得始末。

海云观只是几个组织者中的一个,没能力更没财力布置下如此大手笔,更多的还是靠有着广庸第一观之称的正元观。

“难怪,我说这院子怎的如此大,区区一个石牙显然住不满。”

走在院中,来往道士多了不少。

打坐的、论道的、比划武学的,甚至陈屿还瞧见角落里有不少人围着一堆瓶瓶罐罐,指指点点。

“罗道友,那个是?”陈屿疑惑,感觉那些人比起论道,更像是在讨价还价。

很有市井气。

“哦,一些道人在江湖闯荡,除魔卫道途中难免遇上一些土夫子,此地摆放的便是从那些人手里夺来的法器。这次是难得的聚集,广庸境内南北各地的道人大都来了此地,手里有些奇奇怪怪东西都拿了出来,若是道友感兴趣,也可挑两件。”

扎着道髻的道士爽朗开口,末了他还好意补充到,“放宽心,都是真修祛污平瘴后的,不是刚露土的冥器。”

祛污平瘴,意思就是这些玩意儿已经都度化过,虽然陈屿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念经做法度化是否真有作用,但显然大多数道士都信这一套。

认为经此一遭,摆在眼前的便不再是沾染死气的污秽葬器冥器,而是堂皇正道的法器。

再者,能不遮不掩放在法会上的,基本都是些古道派遗留的正统道门器皿,顾虑自然更少。

和普通人家的葬器不同,此世道门在归于葬土时鲜少用金银陪葬,多是用的黄符、药材、铅汞等。

饶是土夫子都不愿光顾。

如此一来陪葬的道器蒙尘千年,断了传承的成例不在少数。

这也是一圈圈道士围在一起的原因。

崇古薄今,大家其实都对这些上了年头的老物件感兴趣。毕竟谁也说不准这里面会不会就堆着件道圣天尊老人家用过的宝贝。

道门有四大圣贤,被世人尊称道圣天尊,而距今最近的那一位便作古于四百年前——这位传闻乃道祖化身,来人间只为历练。

悠悠数十载,为天下道门留下了不少著作,其中一本陈屿还曾日夜捧读。

最新小说: 乱世乾坤之云瑶传奇 顶级弃少番外篇乱世之争 向上成仙 归夜刀 他怎么背着把无鞘剑 江湖惩世录 开局成了小乞丐 非仙若妖 宋朝:我只是个秀才 道化天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