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山上种田那些年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吃梨(二合一)

第一百四十一章 吃梨(二合一)(1 / 2)

天地万物皆有灵性,迄今为止仅在天幕之上那片云海空间里没有察觉到半点儿灵性存在。

绝灵之地。

石桌旁,陈屿一边吃,一边思量着之前入天外天所见所闻。

然而想了很多,疑惑反而不减,一条条线索和发现捋顺,紧随其后的是更多不解和未知。

吃过午饭,他收拾碗筷后,歇息片刻迈步走出,打算去散散步。

饭后消食,却不影响脑中思绪。

走到桃树下,他突然看向那一棵被铲平的位置,漫步走去,立在近处。

银光闪烁片刻,陈屿短暂消失。

等到再出现时,若有所思。他收起这许多纷扰无端的头绪,背手向着山田方向走去。

七月时春黍收割,接着便种下了长白粟,这种作物临近秋冬时才会成熟,不需要过多照料。

稍加看顾一圈,陈屿没有返回,继续向着落霞岩走去。

一路走得散漫,时而打量四下,遇见一些山果灌木都会蹲下辩识,若是能吃无毒的,便摘取部分。

“能种的其实挺多的。”

主要还是药种,他手里拿着不少,之前在石牙县抓采花贼那次买了一些,这段时间种下了部分,大都无用,但还有几种留在手中,尚未落地。

除此外,便是那株一直不温不火的党参,长了好几个月,中途灵液不足断过一段时间,而这月余一来日夜不停,浇灌不止,结果到现在还没长成。

还不晓得要多久。

至于山上各种能够移植的树木植株便更多了,不过陈屿暂无这个打算,先前移种的山竹现在长势一般,即便用上灵机灵液也没发现有何异常,同样得等着。

走着走着,怀里多了不少果子,里面还有一些山果种子。

不远处,落霞岩遥遥可见。

来这边自然不单单为了消食,他还想看看此地有无内景地存在。

“道观有五代道人门徒相聚,桃林则亦是代代相传,二者皆寄托着某种精神。”

或者说执念,陈屿心中推断,内景地的投映说不得和这些有关,否则没道理他找了其余事物都没有,偏生一庄观落和一棵桃树就存在。

刚才他入虚看了,纵然没有了现世的桃树,那棵扎根内景、挂满了白胖胖桃果的树木依旧安然。

不见枯萎,不过也有变化,那便是陈屿发现那片内景地中多了很多浮动着的事物,有些像蜉蝣,每每划过,都会带走一片灵性——正是悬浮在天地间的那些灵性光团,被带走,不知去了何方。

他一开始惊奇,后来发现这些蜉蝣似乎是某种自然现象,标志着这片内景地的死去。

即将枯败。

精神领域中,灵性一朵朵散去,往日随处可见的灵性渐渐消失殆尽。

然而离开内景后,他分明感知到外界的灵性依旧,这一点便显得有些古怪。

他怀疑内景地所呈现的不单单只是现世的投影,还有灵性的分割,换句话说内景也分层次,一层层,自己所见所立足的不过是最浅的一层。

而在更深层次,早早在他挖掘桃树或者桃木枯死时便发生巨变,投影的主体缺失后,一层层上浮反馈,恐怕还要一些时间才能在入虚后的内景中察觉变化。

验证这点也容易,只需稍候回去时再入虚一次,这般激烈变故必然不会迟缓太久,说不定现在已经有所表现。

“内景地一层层……环绕的四色霞雾后所阻拦的是否就是更深处的内景层面?”

陈屿上了山,迎风清爽涌来,他散去多般思绪,眺望山川,心下浮现几许畅然快意。

心思都好似通达了几分。

山那头,便是石牙县城,不过遮掩在婀娜山体后,隐然不见。

他欣赏了片刻,便开始此行目的,精神力包裹己身,法力凝聚,以备不时。

当银色光话绕在身躯外时,熟悉的变动出现,四周色彩如退潮般褪去,直至抽离了最后一丝,彻底化作灰扑扑。

眼前,是与山头近乎一致的景象,但更加强烈的过滤效应在告诉他这里正是一直在寻找的内景地。

“还真有。”

他现在在破旧亭台内,踏步走出的同时服下固神丹,好在来时备了些,正好用上。

蜕变后的精神力要比之前强大,一粒丹丸便足够他探索,假若这里和之前两处内景地一般大小的话。

这一点陈屿觉得可能性很大,甚至眼前的内景或许会比道观那两处小。

因为执念不多。

内景因执念而成,这个推断今日大概真的能够证……那是什么?

正想着,一道影子从远处闪过,陈屿正神,早早想过在这地方会遇见一些稀奇古怪乃至“活物”,这都不奇怪,不过没想到刚刚一进来就冒了头。

不受内景压制的法力在此刻就显出了作用,他可以尽情施展,而不用担心体内的青光不理不睬。

虽然说目前为止似乎他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术法……得多搞搞了,陈屿心头掠过念头,下一刻就见远边的影子以极快速度驰掠而来!

噗!

临到近前,不等他挥手打出,对方却是早触及精神力的瞬间自行爆裂开来。

“……”

他反应过来,拉开些距离,待到确认对方没了声息后,这才靠近,曲身看去。

一个鱼,长了人手、脚蹼、鸟面、尾羽上满是鳞甲的东西。

这般模样为何他还觉得是鱼,因为这玩意儿本身确实是个“鱼”。

前爪弯曲、后肢折叠,脑袋上扬摊开分叉舌头,身躯中间镂空。

猎奇无比,像极了‘鱼’这个字。

这也是执念所化?陈屿想起那朵有着老道士面孔的大菊花,以及萦绕前身话语的灵芝。

可什么样的执念才能变成这鬼样子!

他突然皱眉,发觉自己似乎想偏了一些东西,谁说执念只能人所有,山川草木皆有灵性,如此之下未必就没有心念。

唯独这种念头无法凝实,汇聚成意识诞生自我罢了。

也就是说这片内景地和云鹤观往日时常来此的门徒关联不大?

陈屿摇头,或许这条东西只是借助内景而成,内景地的形成还是落在了执念更沉重深邃的‘人’身上。

当然,一切都不能下定论。

他磨灭了尸身,发现并无残留,旋即叹息一声,看来不是预想中的原材,没有孕育出内景秘宝。

最新小说: 乱世乾坤之云瑶传奇 顶级弃少番外篇乱世之争 向上成仙 归夜刀 他怎么背着把无鞘剑 江湖惩世录 开局成了小乞丐 非仙若妖 宋朝:我只是个秀才 道化天劫